所在位置: 视频频道首页 > 科坛百家

我们不仅仅救助, 更多的是陪伴

“由于防护服不透气,工作量比较大,浑身出汗,防护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汗液已经把身体的水分无情‘榨干’。”

2020-02-18 12:35

我是“广中医”的孩子 今夜守护雷神山

2月15日,匆匆扒了两口盒饭,简单给妻子报个平安后,范鸿儒转身又一头扎进了病房。此刻,他正在雷神山医院感染一科第十六病区忙碌着。

2020-02-18 12:29

没有鲜花和巧克力,但这座城市充满了爱

老奶奶说今年是他们结婚50周年,金婚。两个人半辈子都在吵吵闹闹中度过,但是感情越吵越深。虽然现在两人都感染了新冠肺炎,但一点都不怕,因为有彼此互相扶持、鼓励;他们相信党和政府,相信所有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

2020-02-17 12:12

我们不会放弃,也请你坚持到底

2月11日,这个夜班值得我不想说一句话,心里却又有太多太多话想说。当地医院条件有限,面对新冠肺炎对人体呼吸系统的摧残,我们是那么的无奈和愤慨——我们尽力却无法挽回生命的无奈,患者被我们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却又被病毒带走的愤慨。这段时间,我时常在想,换位思考,患者当前最需要的是什么?我想一定是希望和信心。

2020-02-14 17:06

把守动车最后一道防线 他一夜“高原拉练”16公里

检查一组动车组,他要走5趟来回,相当于2.3公里;而防抗疫情期间戴上防护口罩后,走路、检查等更像是缺少氧气吸入的“高原拉练”,通宵7组动车组的检查路程,相当于一夜进行了16公里的“高原拉练”……

2020-02-14 16:59

我们不是英雄 只想为这座城的苏醒尽绵薄之力

我们团队130人,包括30名医生和100名护士,接手同济医院中法新院重症科。抽调的医护人员,主要来自感染科、呼吸科及重症监护室的业务骨干,我是唯一的儿科医生。我对自己比较自信的是,有处理儿童危急重症十余年的临床经验,又懂成人重症疾病,现在前往处理成人疾病,也算“小儿科”。

2020-02-13 16:04

这样的动作 她们每天都要重复上千次

防护服、防护手套、护目镜、口罩,26岁的女孩、沈阳局铁岭火车站的安检手检员刘佳和她的小伙伴们每天穿好后,再互相整理一下,就准时来到车站手检区开始为旅客服务。

2020-02-13 15:59

肩并肩, 我们一起打好这一仗

现在是晚上9点,因为今天工作接触了病人,所以我自觉在房间内做自我隔离。从酒店向外看,武汉很美,就像18年前我们代表三院来武汉参加针刺伤全国大赛一样,仍然让人觉得这是个充满生命力的城市。现在它病了,需要我们的救护来恢复活力,而我们正是一剂来自北京的“活力苏”。

2020-02-12 13:54

来不及穿更安全的防护服, 他第一时间救下病人

呼吸窘迫明显,储氧面罩和高流量吸氧效果差,脉氧饱和度仅徘徊在40多……2月7日,在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一位新冠肺炎重症病人被送到南医大附属逸夫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杨敬辉面前时已经岌岌可危。他来不及穿戴最高级别防护装备,进行紧急气管插管,让病人转危为安。

2020-02-12 13:51

愿战“疫”早日胜利, 你我共沐阳光

我在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工作。听名字就知道,这里进来的病人,病情都较为严重。我管的病房中住着4位患者,启动了2台血滤+ECMO。说真的,来了这么多天,重症患者依旧较多,实在难以开心,哪怕昨天是中国传统的元宵节。

2020-02-11 10:59

草原与荆门隔山隔水不隔爱,这支医疗队被点赞

截至2月9日9时,内蒙古自治区多个地市出现确诊病例零增长,确诊人数未破60,死亡人数为零。看到消息,远在千里之外的湖北省荆门市,一支由141人(139名医护人员,两名领队)组成的内蒙古首批国家援鄂医疗救援队的队员们在内心深处稍稍松了一口气,由于牵挂而产生的焦虑缓解了很多。但是他们来不及多想,因为眼前的状况,不允许他们分心。

2020-02-11 10:55